死在医院没通知‧青年车祸昏迷‧家属苦寻23小时

死在医院没通知‧青年车祸昏迷‧家属苦寻23小时(森美兰‧芙蓉23日讯)一名卡拉OK主管下班开车回家途中遭遇车祸,被送入院昏迷二十多个小时至伤重身亡,但医院却没有立即通知家属,直到殡葬业者找上门,家属才知道他身亡的消息。在这同时,死者的车也被拖到修车厂,但价值逾千令吉的唱机及身上的1000令吉现金失窃,令家属深感不满与悲痛,控诉院方及拖车业者无良,没有及时通知,让他们无法见亲人最后一面。遇祸的青年是陈喜顺(25岁),他与妻子李佳雯(26岁)育有一名女儿陈芷晴,女儿刚于2月14日情人节当天满月。死者生前曾到澳洲工作,回国后就在吉隆坡的一家卡拉OK工作年余。车被拖财物不见根据了解,陈喜顺于週一清早7时51分,在南北大道汝来休息站附近遭遇车祸,事后陷入昏迷,被送入芙蓉中央医院治疗。事发后,死者身上的1000令吉、2部手机及轿车内的唱机都不翼而飞。李佳雯声称,丈夫週一清早7时致电指已经下班正开车回家,在谈话中也询问女儿是否还有发烧,因为,丈夫打算带女儿到国民登记局出报生纸。“丈夫一般上午8时就会抵达,然而,超过预期时间,丈夫还是没有回来,电话也没有接听。在感到不妥之下,我就开始致电给丈夫的公司及朋友了解,他们都说丈夫在上午7时已经下班回家了。”她指出,她等至晚上11时30分,感到非常恐惧,便赶紧拨电向父亲求助。父亲接获电话后,立即拨打电话到芙蓉及加影的医院及警局查询。她说,父亲打了多通电话查询,都一无所获,结果,芙蓉警区的警员指示父亲致电芭蕾警局,因为丈夫的旧址在芭蕾,若警方按址上门,必定会通知芭蕾警局。各医院没入院记录“父亲从半夜12时一直拨打电话到凌晨4时,各家医院都表示没有丈夫的入院记录,没有丈夫的消息。”李佳雯指出,直至週二清早6时30分,两名殡葬业者找上丈夫芭蕾的旧址,住在隔壁的丈夫阿姨获悉后,赶紧通知他们,才知道丈夫已经在医院过世。陈喜顺将于週四上午11时出殡,在仙境山庄进行火化后,灵位设在士毛月富贵山庄。妻:老公最后说“我爱你”“丈夫最后对我说的一句话是‘我爱你’,我盼望着丈夫回来,可是却再也见不到他了。丈夫也见不到女儿了。”李佳雯在丈夫灵堂哭诉时指出,即使医院无法救活丈夫,也应该让她见丈夫最后一面,而不是到停尸房领尸。李佳雯刚于上个月产下女儿,刚坐完月的她,身体还非常虚弱,然而,为了丈夫,她由家人陪同下到来灵堂,泪声俱下说出和丈夫最后通话的内容及寻找丈夫的过程,教人心酸。早通知或可见最后一面“如果及时通知我们,或许我们可以为他寻求更好的医疗服务,又或者可以见他最后一面,而不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。”死者家属于週三上午11时在增光道堂通过马青中委李麒昌、芙蓉市议员邓光洺及汝来市议员谭铭华召开记者会时如是指出。死者家属指出,在失去死者联络后,就赶紧致电医院及警局了解,然而,院方及警方在死者遇祸后的20多个小时都互相推诿责任,没有任何人通知家属,反而由殡葬业者通知死者离世的消息,让他们感到遗憾。马青拟报告呈卫长马青中委李麒昌将拟定一份报告,针对医院为甚幺没有通知死者家属有关死者逝世的消息,反而由殡葬业者通知一事展开调查,以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,然后再呈交给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。“院方若按照死者的旧址联络,应该也可联络上死者家属,可是,为甚幺从死者入院治疗,直到伤重身亡,院方都没有通知死者家属?”他说,院方处事必须系统化,在伤者被紧急送院后,该第一时间通知伤者家属,同时也必须和警方互相协调,联络家属,好让家属作出安排。“不希望是部份人的拿破仑心态的处事方法,导致有下一个受害者,必须要有人对这起事件负上责任。”李麒昌披露,至于死者失窃的财物,则要先调查事情的经过,才能作出追究。家属提2控诉家属针对陈喜顺的遭遇作出两项控诉。第一项是,根据报告,死者于週一上午7时51分在南北大道汝来休息站500公呎以外遭遇车祸,死亡时间是週二凌晨3时55分,在这二十多小时,却没有通知家属,直到殡葬业者找上门才知道死者去世的消息。第二项,根据车祸意外的程序,拖车业者在没有徵得家属同意前,私自把死者的车子拖到修车厂,而不是拖到警局调查。另外,价值1000多令吉的唱机也不翼而飞,实情到底是甚幺?不满拖车公司有手机没通知死者岳父李先生指出,根据他了解,女婿的手机在拖车公司手上,他们致电联络拖车公司时,获得的回应是拖车工人正在睡觉,无法联络。“拖车业者为甚幺不利用死者手机联络家人,或手机响起时,接听电话,转告死者遇祸的消息,好让家人赶到医院?”他也提到,他在知悉女婿在医院过世后,于週二下午1时致电质问院方没有通知,并了解到底该由谁负责,结果,遭到接线的医务员呛声,并叫他若有任何不满可作出投诉。无法接受儿离开死者父亲李伯亮(54岁):孩子和我们关係良好,经常有说有笑,我无法接受他的离开,更无法接受医院二十多小时,没有通知我们。早通知或有救死者姐姐陈美云(30岁):如果我们早一点知道,或许就能为弟弟找到更好的医疗设备,又或者来得及见弟弟最后一面。拖车业者回应:唱机撞飞没遭盗窃拖车业者受询时澄清,死者在发生车祸时,因轿车发生猛烈碰撞,才会导致唱机撞飞离轿车,所以没有任何人盗窃。此外,他们也是根据拖车程序把车拖回车厂。根据程序,车祸意外发生后,只要事主没有死亡,是可以把轿车先拖回车厂维修,而意外发生时,车主也的确还活着,所以,他们就按照程序把车拖回车厂。森卫生局回应:先救人才找家属森州卫生局长拿督再兰指出,医院的做法一般是先救治伤者,而不是花时间找家人,不过,她会先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。“我会要求官员展开调查。”针对死者伤重身亡的消息,为甚幺不是院方通知家属,而是由殡葬业者通知的说法,再兰指出,这是另一项课题,她必须先了解才能回应。‧2011.02.23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